第十章:童叟无欺的神油_荒野之息
阿凡提小说网 > 荒野之息 > 第十章:童叟无欺的神油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章:童叟无欺的神油

  马洛伊警长给约翰安排了一家旅店,也许他的本意并不是让他出警,但约翰在辗转反侧一晚上之后,总觉得对马洛伊警长无以为报,于是顶着黄昏的霞光去警察局看看有没有事做。

  “嗯……看看这,也许这就是我们要找的人。”马洛伊警长坐在一张木椅子上转着铅笔,看着进来的约翰说。

  “你想当赏金猎人吗?约翰。”看来福勒先生也在这。

  “也许吧,我本以为警察会有一堆烂摊子事的。”约翰说。

  “事实如此,只不过得看情况。”福勒先生说。

  “我能理解困在一个州多么无聊,我猜你不是来这打发时间或是来探究本郡的司法细节的吧,不管怎么说,这段时间你可以放心了,年轻人。”马洛伊警长放下手中的笔,站了起来。

  “好吧。”约翰回答道。

  “试着闻闻看,这里是新汉诺威州的首府,一个畜牧镇,吸引着无数流氓和恶棍纷纷前来。我不是一个仓促下结论的人,但我不得不承认在外人眼里你就是他们中的一员。”马洛伊警长走向窗户,窗外夜色渐渐降临,街户点上了忽明忽暗的油灯。“不过我在这一带待够久了,知道你不能雇一个镇上的圣人帮你抓犯人。你是一颗好苗子,约翰,只要你想做事,不管哪里总有回应,世界的道理就是如此。”

  “所以,那个家伙是谁,我是指迫不及待回应我的人。”

  福勒先生走过来说:“何不去看看贴在那边墙上的海报。他是一个黑心的药贩子,一直在兜售他所谓的神油毒害群众,出没于这里和安尼斯堡一带,他那毒父——本尼迪克特·奥尔布赖特也是药师,杀的人比兰登·里基茨多,还不费一颗子弹,于是子承父业,那个小子从卖假药中获得某种病态的满足感。”

  “我和你福勒兄弟正在谈论他,你就走进来了,这个人必须要活捉,如果我带着大队警员实施抓捕,那家伙肯定会与我们打起来,然后把枪顶在自己的下颚,所以目前你是最好的人选,悄无声息地接近他再把他捆得严严实实。”

  “我会看看我能做什么。”约翰把墙上的海报撕下来装在腰包里,悬赏令上写着罪犯霍莱尔·奥尔布赖特近期在瓦伦丁以北的区域活动,如果约翰猜的不错,那里是多山地带,很容易藏身。

  约翰跳上黑珍珠向瓦伦丁北边骑去。

  “我们要活捉他……切记!”马洛伊警长在背后叮嘱道。

  约翰提着马灯顺着大路拐了几个弯道后骑入一条小道,这条小道在不远处与另一条小路汇合,然后通向一段临崖路,其间可以听见涓涓的水声,说明这里离溪水并不远。临崖路大约有十几英尺宽,头上是呈倾斜状的山体,路上有一堆篝火,旁边一个人靠着石壁抱膝坐着。

  “你是霍莱尔·奥尔布赖特吧?”约翰跳下马上前一步说道。

  那人猛一惊地站起来,推了推眼镜,约翰的出现有些吓着他了。

  “先生,我不是。”

  约翰思考了一下说道:“你看上去有点像他,而且有人告诉我他会在这里出现。”

  “不……不是我,先生。”他的话中透露着紧张感。

  “我找他是因为……我想买点药,还有,我听说很有效,我会付钱的,我有金子,如果你可以帮我找到他的话。因为,我父亲的病……他翻过这个夏天就要咽气了。”

  “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是为了一名生病的人,我倒是很乐意帮忙。”

  霍莱尔向前走了几步递给约翰一小瓶药,说道:“你要知道我是一名疗愈师,通俗的讲,一名医疗人员,而且我有本州最好的药品——神油,尽管很多人骂我是死印尼佬…”

  约翰还没等他说完就将药扔下了山崖,随即拔出他的手枪。

  “游戏结束了,先生,把手举起来,我要逮捕你。”约翰说。

  “逮捕我?”霍莱尔故作疑惑地说。

  “显然你卖的那种药会毒死人,而且有人悬赏要抓你……我不太清楚细节,总之跟我无关。”

  “拜托,伙计,那是一派胡言!我是一名药剂师,我是有灵气的,我可以跟神明交流,我是一名科学家。人发起火来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霍莱尔顿了顿说道:“这……这是一个误会。”

  “举起双手,伙计……”约翰把枪对准霍莱尔的腹部。“他们只想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轻举妄动,你的肠子就要从枪眼里流出来了。”

  “我必须说,这肯定是一个误会。”霍莱尔向后退了一步,但他没想到那里有一堆碎石,他脚一滑,一个踉跄就往后面栽了下去。

  “坚持住!”约翰在上面拉住了霍莱尔的领口。

  “我要掉下去了,该死。”霍莱尔绝望地说。

  “哼,你可别这么想,他们明确告诉我,你不能死!”

  “那……我可要让你和你的朋友们失望了!”霍莱尔开始不住地晃动,然后用他那双有细长指头的手使劲掐着约翰拽着领口的那只手臂。

  “啊!”约翰耐不住疼痛,干脆松了手。

  “我宁愿赌一把!”霍莱尔跌下山去,幸运的是,他一头落进了那条湍急的小河里。

  “我真得很不喜欢你。”约翰边说边跨上黑珍珠跑向河边。

  “我真不应该这么干……快帮帮我!”那个混蛋在水里忽现忽影地朝下游流去,就这功夫已经喝了好几口水了。

  此时已是深夜,约翰只有凭着水流和间断的呼救声判断方向。地势也是忽高忽低,好在河边有一条马道,黑珍珠的速度勉强能与流水的速度齐平。

  哀嚎声渐渐消失了,只听得到流水的哗哗声。他可能早就被冲到远处了,约翰想。

  “他还在这!我得赶快了。”约翰看到河流在前面出现了急剧的转弯,霍莱尔的身影又出现在了河上,他仍在奋力挣扎。

  约翰改变了策略,这次他不在河流后面穷追死赶,而是跨过河流到了对岸,那里有一个漩涡,水流到此都变得比较平缓。

  “哈哈,你来了!”约翰看到霍莱尔被漩涡吸了进去。

  霍莱尔好不容易从河里爬起来:“我没有力气再跟你斗了,你赢了,先生。”

  约翰打了一个哈欠,把霍莱尔捆起来放在黑珍珠上,这家伙在游泳时把眼镜弄丢了,只得听从约翰的安排。

  “我必须找回我的眼镜,朋友,我可不想在被吊死的时候还不能看清这个世界。”

  “你看得够多了。”

  “要我说,先生,你更应该抓洛伊朗德·奥尔布赖特——我的胖兄弟,他也是医师,洛伊朗德经常在雪山森林撅了草根就到犰狳镇去卖,我至少还把它们打成药粉,说真的,我费心多了。”

  “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约翰顺着原路返回瓦伦丁,他想这下在马洛伊警长那里算挣了地位了。

  “噢,我的天……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马洛伊警长看着走进来的约翰说道。

  “把他放在那边,约翰·考斯特,你这回算立了大功了。”福勒先生满意地说。

  就在约翰要转身离去时,马洛伊警长挡住他的去路,从衣袋里摸出五十美元的钞票递给约翰。

  “你当了一回赏金猎人,好小伙子,该我兑现承诺了,这是你的赏金,趁黑市还没有把美元搞得贬值之前,为自己购置一些衣物和美酒吧,以后这样的机会还多得是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ftt.com。阿凡提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aft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