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黄昏潜入_荒野之息
阿凡提小说网 > 荒野之息 > 第十八章:黄昏潜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十八章:黄昏潜入

  “约翰,米勒,他们在太阳落下之前会换一次岗,你们尽可能解决掉矿口的守卫,五分钟后会有人巡逻到这里视察,你们就换上死人的衣服,冷静应对就好了。”

  “范特西,塔恩,你们和我带着炸药摸索进去,这时候工人应该下班了,但里面应该有值守的人,干掉他们。”

  落日的余辉撒在罗诺克山的山脊上,榕树的须辫在光耀的照射下已看不出原来迷人的橘红。拉那赫奇河畔一排金丝柳的枝叶自然垂下,像旅人压弯的鱼竿朝彼岸延伸,更像母亲的手爱抚着每一位晚归的渔人,轻声催促着他们与妻子团聚。

  约翰拍拍腰上系着的匕首,示意米勒准备行动。当最后一抹阳光淹没在地平线上,站在安尼斯堡西边矿口的两人脖颈处白刃闪过,血泉喷涌而出,约翰立刻解下死者的外套,没有沾上红色的痕迹。

  处理完尸体后,约翰和米勒端着用旧的卡宾连发步枪守在矿口,约翰向草丛中潜伏的达奇递了个眼色,那三人就抱着一捆捆炸药进了矿洞,不一会儿里面就传来殴打的声音。

  几分钟后,不出所料,由七个人组成的巡逻队从南面矿洞那边走来。

  “有什么异样吗?”走在最前面的人问。

  “没有,和往常一样平静。”约翰压低声音说道。

  那人四处看了看后离开了,约翰想可能经过第一次抢劫这伙人才加强了看守力度。

  巡逻队的人走远后,达奇在矿洞里吹响了约定好的哨音——可以进去了。

  提着矿灯沿着达奇留下的标记走了好一会儿,约翰才亲眼看见马林爵士所说的黄金,仅是露在外面的就有牛肚子那么大,提灯的灯光在它面前似乎都暗淡了下来,那坨金属无情地刺激着每个人的占有欲,无论是谁,它都可以是他接下来十年规划的经济基础,仅仅只是站在一旁看看就能让人嘴角上扬。站在旁边的达奇眼里放着光,但口里叹息道:“约翰,这么大一块,范特西兄弟也搬不动啊!”

  约翰看看范特西,后者累得满头大汗,显然做了无谓的尝试。

  范特西甩着脑袋:“真不知道三兄弟当初是怎么弄进去的……”

  达奇犹豫了一下,拿出一捆炸药,把它塞进墙上一个挖好的洞中:“我觉得我们只有把它尽可能炸碎,然后能拿多少是多少,这个计划绝对可行,但是外面的人一听到声音就会往这边赶,看来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达奇和范特西把剩下的几个炸药孔填满,提醒约翰等人躲远一点,然后两人在皮靴上擦燃了火柴,同时点燃了炸药。

  “退后!”达奇边往后退边喊道。

  嘣!

  爆炸声在矿洞里回响,一阵阵的回声冲击着人的双耳,约翰看到达奇和兄弟们在浓密的灰烟中摸索什么,等烟雾散尽,他们看到黄金仍然完整地留在墙上,地上散落着的不过是一些碎开的煤块、石块,像焦土上一大片金黄的麦田。

  达奇摸了一把满是煤灰的脸,脸上写满了不服气:“该死!这庞大的硬块,准备第二次爆破!”

  就在他们准备再一次放炸药的时候,本该在矿口站岗的米勒慌忙地跑过来。

  “——那些守卫,他们来了!”

  接到米勒的报告,达奇吩咐约翰、米勒和塔恩阻击敌人,约翰找了个离洞口不远的铁道人力车,米勒和塔恩也找到了各自的防御物。

  约翰从背上取下滚轮闭锁步枪握紧在手中,向弹槽里填入了一颗子弹,按下击锤,举枪射击,一番动作下来如行云流水般顺畅,实际上约翰是很少使用单发步枪的,只是上手掌握比较快,做到了人枪合一,也许这就是快枪手与生俱来的天赋吧。

  不一会儿,范德林德帮的三人就撂倒了好几个人,但约翰能感觉到数颗子弹在人力车里弹跳——死神近在咫尺。

  这时达奇莫名大吼了一声,随即第二次爆炸声传来。

  ——嘣!

  黑烟向着洞口的方向飘去,约翰相信今晚安尼斯堡的居民都能感到大地的震颤,那是从矿洞深处传来的怒吼,那是追求金钱的呼声,那是信念的力量……

  但,金子还是……坚如磐石,甚至连一点裂缝都不存在。

  “噢!不!上帝,它怎么还是这样,我的炸药用完了!”达奇歇斯底里地叫着,约翰觉得这吼声甚至连对面的守卫们都听见了,但更大的声音从脚下更深的矿洞传来,那是一股极尖细的声音,不像是野兽的咆哮,而是像大地被撕裂的声音。

  “达奇,你听听,我们可能闯了大祸了。”范特西有所疑虑地望了望四周。

  随后发生的事,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从范德林德帮到詹姆斯守卫,每人脚下都开始剧烈地晃动,地震之甚让双方停止了交火,但这种停息没有维持多久。

  “兄弟们,我们得出去!”达奇冲着帮派成员喊道。

  多亏达奇等人的加入,战斗激烈了很多,范德林德帮也向前推进了许多,只是敌人源源不断地涌上来,约翰担心一直这样拖着会招架不住,他捏着口袋里仅剩的十几个子弹,手心直冒冷汗。

  地震持续了好一会儿仍未停止,紧接着它转化为一种更形象且更危险的方式——矿洞坍塌,先是矿井天花板的煤层开始剥落,然后是岩层在挤压的作用下碎裂成小块砸落下来。

  “我们得赶快了!”约翰看着头上掉落的石头说。

  达奇握着惠特彻奇牛仔手枪冲在最前面,他的两边分别是约翰和范特西,三人排成一个三角状的铲斗清除眼前的敌人,约翰觉得这时候的达奇是真正的不畏生死,才是真正的亡命之徒,这样的人可以为追随他的人带来信心与勇气,引导他们为所追求的事物搭上生命的赌注。

  就这样范德林德帮保持激昂的斗志冲到了门口,目送着被他们打的落荒而逃的守卫,之后一阵青烟在他们脚下窜起——西边矿洞被彻底填满住了,旋即帮派首领达奇又忽然想起什么,扭头朝那团刚造就的乱石堆撕心裂肺地大喊。

  “塔恩!塔恩!”

  塔恩,这个十九岁的孩子,因为慢了一步,永远被掩埋在新汉诺威州治安尼斯堡的矿洞里。

  “达奇,我们得离开这了!”失去帮派成员的滋味在每一个人心中都不好受,但约翰知道詹姆斯家族必定会派追兵前来,如果迟疑太久,那些骑着快马的士兵很快就会赶上他们。

  达奇他们在罗诺克树林里找到了各自的马匹,骑向丛林深处,留下一匹棕色的田纳西走马独自啼鸣——他的主人也许再也不会来找它了。

  快要升上去的月亮还在黑黝黝的森林边缘徘徊,河水不时地向上泛着银光,树梢微微摆动,林荫道旁的树木和恍如幽灵的雕像在其间投下长长的、捉摸不定的影子,晚风的沙沙声十分奇妙地穿过广阔寂静的夜。此时月光还没有抵达大千世界,但人类不知从哪物色到了一丝灯光——它被装进了提灯里,陪伴旅人最后一段旅程。

  “只是又一场矿难而已。”约翰在心里告诉自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ftt.com。阿凡提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aft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