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原野上的犰狳_荒野之息
阿凡提小说网 > 荒野之息 > 第二章:原野上的犰狳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章:原野上的犰狳

  一年后,犰狳镇:

  “这里背负着诅咒!先生们。”

  “一个身患疾病而行将就木的人,他就会忘记道德的束缚,做出许多非礼的举措,那效果会和失了魂的人一样的。所以请买些我的人参灵药吧,这些稀贵的植物可以避免你失足落入魔鬼的泥潭,让你远离病痛的纠缠。”犰狳镇的街道上一个商人模样的胖子对着走上近前的两位骑马的旅客叫喊。

  “如果你编的这些漂亮的台词只是为了卖掉这些草根的话,那大可不必费工夫了,胖先生。”其中一位旅客说。

  “哈哈,这位先生,想必你也是第一次来到犰狳镇,正如我说这是一个背负诅咒的小镇,看看那边——你们就会明白了。”

  两人顺着胖商人手指方向望去,街的尽头是本镇的驿站马车,离那不远处是几处燃烧的火堆,里面炙烤着的各式家具、梁木噼啪作响。

  “——还有死人的尸体,如果从新墨西哥州刮起西风,他们的骨灰就会在空中飘散开来,和黄沙一起共舞。”

  “什么导致了如此惨象?”

  “霍乱侵蚀了小镇,先生们,我们必须烧掉患者用过的器具来防止感染。但我想很快就能省去这一麻烦了——镇上的居民死的死逃的逃。”

  “而你还在这,不是吗?”

  “噢……我,就像我姑姑说的,我的使命是把药带到有用的地方,拯救尽可能多的人。”

  “谢谢你的好意,但需要拯救的人不是我们。”

  “在你们之前有同样的人认为自己不需要救赎,他的名字叫亚瑟·摩根,他最后暴尸荒野,肺结核。”

  “诅咒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闭上你那该死的臭嘴。”

  “好啦,好啦,敢问尊姓大名,我想我可以为后来的旅者诉说两个怪迦的不幸。”

  “那你听好:约翰·考斯特和米勒·杰德桑迟早有一天让你的脑袋开花。”说真的,面对这个啰嗦的家伙,约翰真有从枪套里拔出手枪的冲动。

  太阳在众人的交谈声中渐渐落下,烧的火红的云彩变成一团团迷雾直逼地面,旋即又被地面上冒起的热气冲散开来。

  “所以,约翰你知道怎么回事吗?我是说这个小镇。”米勒说。

  “我想是那些犰狳吧,我的父亲以前参加过剿灭得州西南部有害动物的队伍,他告诉我犰狳是麻风病的寄主,而且它们坚硬的盔甲能抵挡子弹,所以又叫铠鼠。”

  “约翰,行啊!懂得那么多知识,不过我真的在犰狳和霍乱间找不到什么联系。”

  “总是有联系的,就像一提到手枪你就想到了死亡一样。”

  “好吧,我们继续向前走,我可不想旅行了一年的结果就是患上霍乱——就像那位可怜的摩根先生。你看,我们上了那处山坡,跨过高树林,就快到黑水镇了,我保证晚上我们就能躺在黑水镇柔软的床上。”

  如米勒所说,上了那处山坡就可以看到远处几缕升起的炊烟,如果约翰猜的没错,犰狳镇是一处洼地,往东的地方与之相比是高原,水草丰沛得多;往西则与新墨西哥州接壤,那里的地势更低,是无尽的沙漠。

  也许还有许多路要赶,约翰勒紧了缰绳,他的纯种黑皮马识趣地加快了速度——他的爱马叫黑珍珠。他回头看米勒的马,那匹叫疾风的大深骝色夏尔马明显有些体力不支了。高高的个头从来都不能增加马匹的速度和耐力,只会让主人安装更重实的马鞍,成为叫做驮马的东西,所以米勒的夏尔马几乎承载了他们所有的行李。

  “哇呜!”

  一个拿着枪的不速之客从路旁的阴影中跳了出来,挡住了约翰和米勒的去路。

  “让我们瞧瞧这两只可怜的牛仔,你们着急赶路去哪儿呢?”

  “吁!”

  约翰勒停了马,说实话这人的突然出现着实把他吓了一跳,紧接着是一丝恐惧,因为他看见那个劫匪身后还有三个同伙,他的直觉又立马让他镇定下来。

  “我想你们从犰狳镇那边过来,那里的病秧子可没有力气再抢你们,但你们有幸遇见了我们。把你们所有的财物放在这,然后人走。”为首的匪徒用左轮手枪对准约翰说道。

  “噢噢,对了,还有这两匹马留下,它们是好胎子,不是吗?”那人吹着口哨走向黑珍珠,黑珍珠发出警告的嘶鸣,同时摇晃着脑袋躲闪着陌生人。

  “你们还在等什么?如果我的枪走了火,那么今晚肖恩警长就有的干了。”匪首恶狠狠的威胁道。

  约翰平静的望着匪首,以前认识他的人都会忌惮他的枪法,他从来没有被任何人拿着枪威胁过。此时此刻他可以选择丢弃财物和马匹保住性命,但面对眼前这个白胡子拉碴的老家伙,他拗不过性子,他想冒险去赌,他的赌注就是口袋里填满六发子弹的牛仔左轮手枪和一颗保持专注的头脑。

  “别开枪,兄弟,我们当然愿意交出我们的所有物。”约翰边说边向米勒递了个准备战斗的眼色。

  “这样就对了,现在下马。”匪首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约翰照做了,当他刚要从黑珍珠的左侧跳到地上时,他飞快的掏出他的手枪,从马肚子下面向匪首射击,紧接着又干掉了两个,米勒干掉了一个。

  “不出两秒钟,约翰,我敢保证。”米勒满是欣赏的看着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

  “省省吧,你今晚已经保证了很多事了。”约翰说。

  “你搜刮一下他们,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稍作休息,我把它俩牵回来。”米勒看着不远处受惊的黑珍珠和疾风说。

  约翰苦笑了一下,他们本来是被抢的,现在却成了抢匪,还带走了四条人命,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杀过人了……他把那老劫匪的尸体提起来,用手摸进了尸体的衣兜,摸出了一瓶开过的苦药酒和两三张纸。

  “我们集结在列克星敦……不会是南北战争的士兵吧?”约翰自言自语着说,这些纸是主人在南北战争时的日记的几页。

  “米勒,我们可能惹麻烦了——这些人可能参加过战争。”约翰向米勒喊道。

  可米勒就像没有听到的样子,使劲拽着黑珍珠和疾风跑过来。

  “快……快跑,约翰……那些人是莱莫恩掠夺者,高树林里来了几十个他们的同伙!”

  两人翻身上马,在树林深处传来的咆哮声和身后子弹的呼啸中朝反方向纵马奔去。

  从新墨西哥州的方向,西风确实是吹起来了,与之相随的还有原野上的阵阵狼嚎。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ftt.com。阿凡提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aft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