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双面间谍_荒野之息
阿凡提小说网 > 荒野之息 > 第六十六章:双面间谍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六十六章:双面间谍

  “事情办得怎么样,和坦伯格先生谈妥了吗?”

  斯蒂夫·扎克翘着二郎腿坐在一把翼遮椅上,像一位贵族在品味悠闲的午后时光。得到正面回答后,斯蒂夫向约翰致以浅浅的微笑,放下手中精致的茶壶站了起来。

  “那么,你就是我们的一员了。”

  斯蒂夫毫不含糊地伸出右手,想跟约翰来个象征结盟的握手,约翰犹豫了片刻还是回应了,只见斯蒂夫舔了舔嘴唇,“坦伯格先生稍稍了解过你现在的处境,他暂时不会委派任务,但是也希望你尽快处理身边的麻烦,早日归附坦伯格先生麾下。”

  没有明确的期限……离开民宅后,约翰一门心思想着斯蒂夫说的话,丝毫没注意迎面走来的报童,两个人撞了个满怀。

  “喂!先生,看着点!”报童抱怨地囔囔道,他的帆布包脱离他的左肩飞了出去,里面的一沓报纸撒了一地。

  约翰见状赶忙上前帮忙收拾,当他整理好所有报纸后,他注意到最上面的西伊丽莎白州公报。

  只有在值得全西部关注的事情发生时,本州才会售卖另一个州发行的报纸,这一点吸引了他的注意。可惜这份报纸已经被泥水污染,报童一脸苦恼地站在旁边。

  约翰摸了摸口袋,正好带了一些零钱。

  “我想这份你也卖不出去,我要了。”

  约翰拎起报纸,抖干净上面的污物,然后像往常一样浏览着“犯罪通报”板块,不一会儿,几行文字就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新汉诺威州第七大专车绑架事件尚未结案。

  被绑架的平克顿官员伯克基·朗仍处于失踪状态,唯一明确的劫匪仍然是先前由尸体确认的奥德里斯科帮。根据外援侦探的研究分析,还有一个帮派参与了本次绑架,但因未留下任何可观的线索尚不能明确其身份。警方封锁了附近的河道和壑谷,将进一步调查伯克基·朗先生及神秘帮派的去向。

  州政府再次发出倡议,如有任何伯克基·朗下落的消息,请速速联系州镇的警察,有功者必有重赏。

  约翰收起报纸向主大街走去,一眼就看到了梳洗店前的米勒,他正往疾风身上浇着五彩斑斓的泡泡,再把刷子蘸上一点水,最后从疾风精壮的马腿到脖颈仔细地刷洗,然后把相同的动作在黑珍珠身上重做一遍。

  “多谢,兄弟。”

  “怎么样,一切还顺利吗?”

  “此地不宜久留,路上详说。”约翰装好马鞍翻身上马,“我看过报纸了,我们的处境很尴尬——警探们知道第三者的存在,只是不知道范德林德帮参与了此事,如果他们接着调查,迟早会怀疑到我们头上。”

  “抢火车可是重罪,查明事实对我们可不利,有什么办法阻止他们继续调查吗?”

  “我想过无数次这个问题,目前看来有且仅有一个办法可行——放走伯克基·朗,让他来解释这一切。”

  “放虎归山……你不怕他回去告密吗?”

  “一直软禁他也不是出路,对于是否放走伯克基这件事,我们没有选择,而我有理由相信他能守口如瓶。”

  “怎么说?”

  “这个布列·坦伯格的北方佬雇主和伯克基·朗一样是欧文·史密斯的竞争对手,而这几天布列的雇主因为伯克基的失踪沾沾自喜,打算利用我来对付欧文,伯克基不告发我也是出于同样的目的。假如伯克基回到圣丹尼斯,谁最不高兴?”

  “布列·坦伯格和他的雇主。”

  “对极了!如果伯克基不识好歹地告发我,我就能一口咬定布列·坦伯格——他眼红已久的对手是绑架他的幕后黑手,布列·坦伯格一定会暴跳如雷,我不知道布列·坦伯格盛怒之下会做出什么事,但对于想维持和平稳定的伯克基来说一定是不利的。”

  “那布列坚持说你诬陷他怎么办?”

  “你忘了还有安鲁伯这个人呢。就算我没有压制他的筹码,谁也不敢保证印第安人手上没有令他胆寒的东西,又或者公众会对一个串通印第安人的外交官看法如何呢?他还想保住仕途的话,最好别轻举妄动。”

  “这么看来就说得通了,你受雇于伯克基·朗同时是布列·坦伯格的间谍,这两人都会帮助你接近欧文那个混蛋。”

  “米勒,你总结得很到位。但是困扰我的是,不能让伯克基凭空出现在公众的视野,得编一个合适的说辞,比如从某个帮派的监管下逃走什么的。”

  “我想没什么帮派会承认自己绑架了政要人员,又看管得如此疏忽。”

  “这就是难题所在,我们需要一个人顶替这个罪名。”

  不知米勒在马背上沉思还是犹豫,但最后缓缓开口说道:“我来当这个人。”

  “米勒,这可是死罪,我不想也绝不会让兄弟为我冒险。”

  “约翰,为了你我可以付出……”

  “任何人都可以,除了你,这没商量!”

  作为出生入死的兄弟,米勒永远会挺身而出,约翰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在他心里既希望又害怕从米勒口中听到这个答案。这种矛盾的心情让他一时语塞,使两人陷入了可怕的沉默。

  约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打破沉默,忽然想起河狸岩洞的女人,“你先回去吧,我在这边有一些麻烦要处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米勒似笑非笑地说,责问的语气让约翰有点惊讶。

  “没有,我有一些私事要处理。”约翰急忙答道。

  “好啦好啦,开个玩笑而已,我怎么可能连自己兄弟都不相信。”

  在一个分叉口约翰把缰绳一扯,向右前往河狸岩洞,而米勒向左回到营地。

  在离河狸岩洞口不远处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端着步枪走走停停,仿佛在追寻着什么。她从半英尺高的岩台轻盈地落在土坡上,最后在一株齐腿深的蕨类植物旁猫着腰,约翰跟在后面,从她手里的枪和姜黄的发色辨认出她正是玛丽娅·米莱。

  和第一次落魄的衣着截然不同,玛丽娅上身套着蓝白格子的汗衫,两片三角形的衣襟在胸前打结,腰部外露,头上戴着不知从哪里淘来的旧牛仔宽檐帽,虽然没有什么奢华的气派,但给人感觉干净爽朗。

  约翰压低嗓音喊道:“嘿!米莱夫人,你怎么在这?”

  “嘘。”

  玛丽娅的食指贴在两瓣唇前,示意约翰不要发出声响,随后转身用不怎么规范的姿势瞄准老黄树下的一只生灵。

  顺着枪口的方向,一匹迷途的黑斑羚独自卧在一丛杂草中,举着深褐色的眸子东瞧西望,两只眼睛里流露出哀伤,它清楚要想保住性命必须不顾一切地奔跑,但此时它已经被穷追不舍的猎人耗尽了气力。

  随着枪声响起,健壮的黑斑羚呜咽着瘫倒在地,玛丽娅长舒一口气走到尸体前,本想用刀子割下一小块腿肉或者内脏,可惜她没有这类锋利的东西,于是她决定把黑斑羚的躯体置于背上,像大多数猎人收获猎物一样,可是黑斑羚的重量出乎她的意料。

  “约翰?”玛丽娅·米莱抬起头,眼神与约翰交汇。

  约翰见状把黑斑羚的尸体扛在背上。

  “嗨,考斯特先生……抱歉刚刚没跟你打招呼,整个上午我都在追踪这条斑羚,这也是我第一次狩猎——我不愿以失败收场。”

  “你迈出这一步了,夫人。”

  “是的。”玛丽娅点点头,“我们先回河狸岩洞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iaftt.com。阿凡提小说网手机版:https://m.iaftt.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